(2012年)青岛某建筑地下室上浮



            青岛商业综合体,由一栋超高层办公楼及高层裙楼(银座商场)两部分组成。整组建筑地下室部分东西总长123.550m,南北总宽125.900m;地上部分东西总长112.160m,南北总宽118.350m。

    超高层办公楼(即A区办公楼)位于整组建筑的东南部分,为地下三层、地上三十七层B级高层建筑。高层裙楼(即B区商业)位于整组建筑的西部及北部,为地下3层,地上6层建筑物。

            本工程地下部分连为整体,地上部分设置抗震缝,将整个结构分为三个独立的结构单元:超高层办公楼及与之连为一体的裙楼部分为A区,A区北侧的商业裙楼部分为B区,A区西侧的商业裙楼部分为C区,青岛银座结构分区示意图见图1。

             2011年开工建设,至检测该建筑已施工至±0.000m标高处。在建设过程中,于2012年5月初发现地下室存在起拱、上浮现象,部分梁、柱、板以及剪力墙等构件出现开裂现象。


    该建筑物C区地下室上拱、上浮主要集中在C区,经检测:
    I)现浇混凝土构件的抗压强度、钢筋配置、截面尺寸满足原设计要求,框架梁的挠度值满足规范要求;地下三层~地下一层共测试170棵框架柱的垂直度,79棵框架柱的不满足规范要求,合格率为53.5%;各层相对标高有一定的对应关系,即相对较大(或较小处)在同一位置;地下一层地面与地下一层顶的相对标高也有一定对应关系。因此楼面或板底存在的高差,主要是由于基础变形(上浮或下沉)引起的。
     
    图1  分区平面示意图

    II)构件开裂情况检测结果
    (1)框架柱及框架梁
    地下三层4-10~B~H轴间以及2-6~A-D轴间弧形区域框架柱开裂较严重,地下二层及地下一层框架柱在D-G~4-8轴间开裂较严重;开裂部位主要集中在柱上端、下端,下端较上端开裂严重;柱开裂较严重侧面,柱的上端与下端大多位于相对侧面;开裂较严重框架柱的裂缝形式为一侧面水平裂缝,相邻侧面为斜裂缝;部分框架柱下部存在明显的受拉开裂及受压开裂区域;框架梁开裂较明显,裂缝在梁端的开裂形式主要为竖向裂缝和斜裂缝两种,部分构件开裂较严重。
    经分析可知,主要是由于地基沉降(或上浮)变形不一致引起的。
    (2)剪力墙
    地下三层C区10~A-B轴墙体、8~A-B轴墙体以及1/E~2-3轴间墙体裂缝的开裂形式均为斜裂缝,且裂缝走向为下端指向地基变形较大一侧,上端指向地基变形较小一侧,上述墙体裂缝主要是由于地基沉降(或上浮)变形不一致引起的。
    地下三层~地下一层其他墙体裂缝以竖向裂缝为主,剪力墙的开裂,主要是由于温度变化及混凝土收缩引起的;地基沉降(或上浮)变形不一致加剧了裂缝的开裂及发展。

    III) 地层、抗浮锚杆试验结果
    (1)通过取芯检测,各孔芯样地层情况与原记录基本一致。1#、2#孔位于中粗粒花岗岩地层,3#、5#孔位于糜棱岩地层,4#、6#孔位于碎裂岩地层。所抽检防水板的混凝土强度满足设计要求。
    (2)通过锚杆抗拔试验:
    所测抗浮锚杆设计抗拔承载力极限值为520kN,抗拔试验所测极限承载力分别为338kN和492kN,未达到设计要求。由于地下室防水板在上浮时对锚杆造成较大损害,且锚杆周围岩体产生松动导致其承载力降低,因此抗拔试验结果不能反映原设计状态,仅可作为下一步进行抗浮验算的参考依据。
    IV)抗浮加固建议
    (1)原500mm防水底板(包括B区、C区,A区设置防水板位置)上部新增钢筋混凝土筏板,筏板厚度1.0m,并与原基础形成整体。
    (2)产生上浮区域岩石地基进行高压注浆处理。
    (3)C区未进行抗浮锚杆施工区域,按照原抗浮锚杆设计方案进行施工,但抗浮锚杆应进行二次注浆。
    (4)16-17轴区域仅±0.000以下有建筑物,该区域已按设计要求施工了抗浮锚杆,该区域需对抗浮锚杆进行加强。
    (5)B区、C区上部主体结构施工完成之前不得停止降水。
    根据上述检测结果,对上部结构进行了加固处理;并采取了增设了锚杆。